Chinese TBM Naming Poll

請投票為中央地鐵隧道鑽挖機選擇命名

請作出你的選擇 -請幫助我們為兩台開掘中央地鐵隧道的隧道鑽挖機(TBMs)作命名選擇。該兩台隧道鑽挖機將於2013年的春季運抵三藩市,  並將以二位在三藩市歷史上傑出的女性的名字來命名。我們將通過公眾在互聯網投票選擇來決定。這幾位女仕中,有爭取民權的先行者,有在商業上,醫學上及藝術上均有助於創造三藩市過去歷史的人。就像中央地鐵一樣,將創造三藩市未來的歷史。

中央地鐵有兩條隧道 - 一條北行列車線和一條南行列車線 - 將使用最先進的挖掘機械稱為隧道鑽挖機(Tunnel Boring Machines) 來建造。每一台隧道鑽挖機配備有一個旋轉的切割轉輪(鑽頭  the cutter head) 及一大型圓筒形鋼殼(護罩 the shield) 以及後面長度達300呎的列車狀的建造隧道的特殊裝置(尾部 the tailing gear) 。今年稍後的時間,這兩台隧道鑽挖機將在三藩市的地下,以每天向前鑽挖40呎的速度開掘中央地鐵隧道。

投票截止時間是1月23日。待清點選票後,我們便立即公佈結果。你可以從下列名單中選擇最多2名。

謝謝你的參與。

“Big Alma” de Bretteville Spreckels (1881-1968): 被稱為 “大塊頭阿爾瑪” ( 她身高  6呎) 及 “三藩市的大祖母” 。Alma de Bretteville Spreckels 是一位富有的社交名媛及慈善家。在其眾多的事蹟中,最令人稱道的是她說服她第一位丈夫,富有的糖業鉅頭Adolph B. Spreckels出錢設計和建造位於三藩市面臨海灣的加州榮譽軍人博物館(California Palace of the Legion of Honor) 。Spreckels年輕時是一位模特兒,豎立在聯合廣場中央的杜威紀念碑(Dewey Monument) 上的自由女神像是以她為對象的靈感而創作的。

 

 

Juana Briones (1802-1889): 一位很有才華的農婦,牧場主人,治療師及女商人。Juana Briones是最先在加州擁有土地的婦女之一,亦是落戶三藩市第一群居民之一,是時三藩市仍被稱為尤柏布納(Yerba Buena) 的拓荒時代。在1835年,她離開她那暴虐的丈夫,與她七個子女定居今天稱北岸區(North Beach) 的地方。在那裏,她以養牧牛群及售買牛隻產品來養活家庭。她同時開診行醫,幫助航行來到這個新邊疆市鎮的生病和被拋棄的海員。你可以在華盛頓廣場(Washington Square) 找到紀念她對三藩市貢獻的紀念牌匾。

 

 

Dr. Margaret “Mom”Chung (1889-1959): 她是美國第一位在三藩市華埠行醫的美藉華裔女醫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她名義上 “領養” 了超過一千名 “兒子” ,大部份都是美國軍人的孩子。她輔導他們,送禮給他們,在戰爭期間或戰後女也都與他們一起聚餐。她是最早期支持女性加入海軍服役的其中一位推手。當她的一位領養“兒子” 當選為聯邦眾議員後,作為回應 “Mon Chung” 與他 在電話中的建議,他提的第一個議案是立法要求海軍創立女海兵部門。

 

 

Lillie “Firebelle Lil” Hitchock Coit (1843-1929): 她是一位著名的志願消防員及建造三藩市名勝 Coit Tower的捐贈者。她15歲便參加三藩市志願消防員隊,隨後晉升成為消防局第五分局Knickerbocker消防隊的榮譽隊員。Coit是一位狂熱的賭徒,她吸食雪茄(Cigars) 並在那個未能接受婦女穿褲代裙的年代裏穿著褲子。她去世後,她捐贈她三份之一的財產給三藩市,她說明明“目的是用來美化這個我永遠所愛的城市” 。這筆捐獻就用了來興建Coit Tower. Coit 女仕還委托在華盛頓廣場的西北角豎立一座刻劃三個消防員英勇救人的銅像。

 

 

Mary Ellen Pleasant (c1814-1904): 她是推動癈除奴隸制運動的領袖。在加州,人們尊稱她為民權之母。Mary Ellen Pleasant 將被稱為地下鐵路 (Underground Railroad) 的協助美國黑奴逃亡的組織引進加州,並在1860年代成功領導廢止三藩市街車(streetcar) 的種族隔離政策。這項法律訴訟在加州高等法院創設的先例影響深遠,稍後的民權訴訟都受此創始先例影響。在1850年代初期,她因幫助黑奴逃亡而遭受起訴,迫使 Pleasant 從東部逃來三藩市。她是位有企業精神的女企業家,她最終擁有多間洗衣店及多間公寓。  她同時購買房地產,並從事撮合婚姻的業務。她繼續幫助那些逃亡出來的黑奴,聘請他們在她的企業內工作。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